等待的沉默

等待的沉默

发表时间 :2016-08-09 12:06:26阅读量 :

  过年时候跟妈妈在一起  ,算起来居然有一年多没跟爷爷奶奶见过面了 。

 

  上次联系是我在拉萨逛特产商店 ,青稞酒做得精美有样子 ,大气又实惠 。一个四川老板慢吞吞地介绍 ,这是藏人用当年新下的青稞用最本土的方法酿的  ,口感偏甜 ,跟厂家的味道不一样 ,颜色上也有差别……

 

  他讲得慢条斯理 ,不急不躁。

 

  门外阳光纯净通透 ,细风吹过低洼处的积水荡起一片微弱涟漪 ,一只猫懒洋洋卧在太阳底下眯着眼 ,空气里全是牛肉干的香味儿 ,我竟然一不小心晃了神 。

 

  忽然就想到爷爷好像是曾经在某个骤雨初歇的夏天说过 ,往后要是能喝上儿孙的一口酒  ,他这一辈子都知足 。

 

  他一定知足了。我的酒翻山越岭寄回去 ,和牛肉干藏红花红景天干酪一起 ,他喝进嘴里 ,绝对不只有酒糟的甜味儿 。一定能感觉到我不能陪伴的亏欠和牵挂。

 

  今天回来 ,我问他酒怎么样?老头说,还行 ,就是岁数大了记不住味儿 ,喝完就忘了 。

 

  这句话不假。
 

等待的沉默

 

  我爷爷快八十岁了  ,鬓角的头发全白,银亮银亮的 ,很刺眼 。发际线后移到了脑壳中央,还有点谢顶 。脸上皱纹深深浅浅千沟万壑 ,从前清亮的眼睛也日趋浑浊 。爷爷说戴上花镜最多也就能看上十分钟的书,说完就连声叹息 ,不停感慨,老了就是不中用啊…我听得心里酸酸的 。

 

  老真的太可怕了!

 

  在我印象里他们好像才五十多岁  ,能牵着脏兮兮的走路踉跄的小孙女去赶集,能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老婆子上坡,他们还能在自己门前的一片小菜园里一年四季耕耘收藏 ,能买棉花缝棉袄 ,买线织毛衣 ,能做鞋秀鞋面儿 ,他们好像还什么都能。

 

  但其实已经不行了  ,他们的脊背和腿一天比一天弯,心脏和膝盖都不再允许他们提重物走远路 ,甚至上二层楼就开始气喘吁吁  。

 

  我跟在我爷爷后面 ,看他扶着和扶手膝盖上楼梯 ,鼻子也酸心里也酸  ,后悔着为什么宁愿出去漂泊也不愿意回来多看看多陪陪他们!

 

  大千世界  ,纷纷扰扰,目不暇接又眼花缭乱 。

 

  他们沉默而耐心地等待在琐碎的充满温情的回忆里,满怀期待,期待着后辈们少得可怜的想念 ,期待着被需要 ,期待着可贵的陪伴 。

下一篇 :红尘来去一场梦 上一篇:挥不去的思念
小技巧:使用键盘键可以快速翻页浏览哦 :-)

热点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