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巴黎圣母院 >> 男子获刑472年

男子获刑472年

时间 :2013/10/28 21:01:16  点击 :2354 次
  昨天为了跟踪爱斯梅拉达  ,我们和格兰古瓦一道离开了河滩广场 ,现在请看官您允许我们再回过来说一说这个广场吧 。
  这时是上午十点钟。广场上一切表明这是节后的第二天。石板地面上,满目是垃圾 。绸带  。破布 。冠饰的羽毛 。火炬的蜡滴 ,公众饕餮的残滓。正如前所述 ,许多市民到处游荡 ,用脚踢着焰火的余烬 ,站在柱子阁前面心荡神移 ,回想昨日那些华丽的帏幔 ,至今还余兴未尽 ,把悬挂帏幔的钉子也尽情观赏 。卖苹果酒和草麦酒的商人 ,滚动着酒桶在人群中穿来穿去  ,一些有事在身的行人来往匆匆 。店家站在店铺门前交谈 ,彼此打招呼 。大家七口八舌 ,谈论节日啦,使臣啦 ,科珀诺尔啦 ,狂人教皇啦,人人争先恐后 ,看谁能说得最详细,笑得最开心 。就在这时候 ,耻辱柱的四边刚有四个骑马的捕快设岗,不一会儿将分散在广场上的一大部分民众吸引到他们周围来了。这些民众为了观看一次小小的施刑 ,只好活受罪 ,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心里闷得慌 。
  看官已观赏了广场上各处正在上演的这幕热烈的闹剧,假如现在把视线移向河岸西边角上那座半哥特式半罗曼式的古老的罗朗塔楼  ,便会发现其正面拐角处有一本公用的祈祷书 ,装饰华丽,顶上有披檐能挡雨 ,周围有道栅栏可以防盗  ,但可以让人伸手进去翻阅 。这本祈祷书旁边有尖拱形的一个小窗洞,窗外有两根铁条交叉护住 ,窗口面向广场;这是一间小屋子的唯一窗洞  ,空气和阳光就从这窗洞进到屋里面的;这间斗室没有门,是从塔楼底层的厚墙上开凿而成的 。室内清幽 ,寂静,特别外面恰好是全巴黎最拥挤。最喧闹的广场 ,这时游人云集,人声沸腾 ,因而室内的清幽显得越发深沉,寂静也愈加死气沉沉了 。
  将近三百年来,这间小屋在巴黎是名闻遐迩的 。起初 ,罗朗塔楼的主人罗朗德夫人为了悼念在十字军征战中阵亡的父亲 ,在自家宅第的墙壁上让人开凿了这间小屋 ,把自己幽禁在里面 ,至此发誓永远闭门不出 ,后来索性把门也堵死了 ,无论严冬炎夏 ,只有那个窗洞一直开着。整座宅第 ,她仅仅留下这间小屋,其他的全献给穷人和上帝 。这个悲痛欲绝的贵妇就在这提前准备好的坟墓里等死 ,等了整整二十年  ,日夜为父亲的亡灵祷告 ,睡时就倒在尘灰里,甚而至于将块石头做枕头也不肯 ,成天穿着一身黑色粗布衣 ,只靠好心的过路人放在窗洞边沿上的面包和水度日 。这样 ,她在施舍别人之后,也接受别人的施舍了 。临终时,也就是在迁入另一座坟墓之时 ,她把原先的这个坟墓就永远留给了那些伤心的母亲 。寡妇或女儿 ,因为她们会有许多悔恨要替别人或者自己祈求上帝宽恕 ,宁肯把自己活活在极度痛苦或严酷忏悔之中埋葬 。她同时代的穷人用眼泪和感恩来哀悼她 ,但他们深为遗憾的是这位虔诚女子 ,因为没有靠山 ,没能被列为圣徒 。他们当中那些有点叛经离道的人  ,希望天堂里办事会比罗马稍微容易些 ,既然教宗不予恩准 ,便干脆为亡人祈求上帝了 。大多数人纪念罗朗德夫人只是把它看做是神圣的,把他的破旧衣裳当成圣物 。巴黎城也为了纪念这位贵妇 ,特意安放了一本公用的祈祷书在那间小屋的窗洞旁边,让过路的行人随时停下来,哪怕仅仅祈祷一下也好;让人们在祷告时想到给予布施  ,以便那些在罗朗德夫人之后隐居在这个洞穴的可怜隐修女 ,不至于完全由于饥饿和被遗忘而死掉。
  中世纪的都市里 ,这类坟墓并不少见  。就在最熙来攘往的街道,最繁华喧闹的市场 ,甚至就在路中央  ,在马蹄下 ,在车轮下 ,经常可以发现那么一口井。一个地洞  。一间堵死并围着栅栏的小屋 ,里面有个生灵日夜在祈祷 ,甘愿在某种无休无止的悲叹之中 ,在某种莫大的悔罪之中度过一生。这种介于房屋与坟墓 。市区与墓地之间类似中间环节的可怕小屋,这隔绝于人世 。生如同死的活人  ,这盏在黑暗中耗尽最后一滴油的灯 ,这线摇荡在墓穴里的余生之光 ,这石匣里的呼吸声 。说话声和无休无止的祷告声,这张永远面向冥间的脸孔 ,以及这双已被另一个太阳照亮的眼睛 ,这对紧贴着墓壁的耳朵,这禁锢在躯壳中的灵魂,这禁锢在囚牢里的躯体,这紧裹在躯壳与花岗岩双重压迫下的痛苦灵魂的呻吟 ,所有这一切离奇古怪的现象在现在可以引起我们各式各样的思考,然而在当时却一点也不为群众所觉察 。那个时代 ,人们虔诚有余 ,却缺乏推理和洞察力 ,对于一件信教行为 ,是不会考虑这么多方面的。他们笼统看待事物 ,对牺牲推崇至极,敬仰之至,必要时还奉为神圣 ,但对这牺牲所遭受的痛苦 ,却从不加分析  ,只是微不足道地表示一点怜悯罢了 。他们不时送给悲惨的苦修者一点食物 ,从窗洞口看一看他是不是还仍然活着,从不过问其姓名,也不清楚他奄奄待毙已经多少年头了。要是陌生人问起这个地洞里逐渐腐烂的活骷髅的什么人 ,假若是男的,旁边的人便简单地应了一声:“是个隐修士  。”假若是女的,就应一声 :“是个隐修女 。”
  人们那时就是这样看待一切的,用不着什么玄学 ,用不着夸夸其谈 ,用不着放大镜,一切都凭肉眼观察  。不管对于物质世界,还是精神世界 ,当时还没有发明出来显微镜哩 。
  况且,虽说人们对遁世隐修不足为奇 ,这类事例如前所述 ,在各个城市当中也的确司空见惯 。巴黎这类专为祈祷上帝进行忏悔的小屋子就相当多,差不多全有人居住。真的,教士们处心积虑,不让这类小屋子空着 ,如果空着  ,那就意味着信徒们的热情冷却了,因此一旦没有忏悔的人,便把麻风病人关进去。除了河滩广场那间小屋之外,鹰山还有一间小屋,圣婴公墓的墓穴里还有一间 ,另一间已搞不懂在什么地方了 ,我想也许在克利雄府邸吧 。还有好些在其他许多地方 ,由于其建筑已经湮没 ,只能在传说中才能找到其痕迹 。大学城也有其隐修所 ,就在圣日芮维埃芙山上,住着中世纪一个像约伯那样的人 ,每天在一道水槽深处的粪堆上唱着忏悔的首诗,唱完了又从头开始 ,夜间唱得更响亮 ,就这样唱了整整三十年 。到了今天 ,考古学家走进了能言井街 ,感觉还能听见他的歌声呢!
  我们这里单表罗朗塔楼的那间小屋  ,应该说它从来没有断过隐修女。罗朗德夫人死后,难得空过一两年。不计其数的女人到这里来 ,哭父母的哭父母 ,哭情人的哭情人 ,哭自己过失的哭自己过失 ,一直哭到死为止 。爱说俏皮话的巴黎人 ,什么都要插手  ,甚至与他们毫不相干的事情也要管 ,硬说在这些女人之中很少看到黑衣寡妇  。
  按当时的风尚,用拉丁文在墙上刻着一个题铭 ,向识字的过路人指明这间小屋的虔诚用途 。在门的上端写着一句简短的格言来说明一座建筑物的用途 ,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十六世纪 。因而 ,今天在法国 ,人们还可以看到在图维尔领主府邸的牢房小门上写着肃穆等候;在爱尔兰的福特斯居城堡大门上方的纹章下,写着强大的盾牌 ,领袖的救星;在英格兰 ,好客的库倍伯爵府邸的大门上写着宾至如归 。这是因为在那时,任何一座建筑物都是一种思想的体现。
  罗朗塔楼那间砌死的小屋子没有一扇门,所以就在窗洞上方用罗曼粗大字母刻着两个词:你 ,祈祷。
  老百姓看事物都只凭见识,不会讲究那么多微妙之处,宁愿把路易大王说成是圣德尼门 ,就把这个阴黯潮湿的洞穴取名为老鼠洞。这个叫法虽不如前面那一个高雅 ,倒反而生动得多。 
 

 
分享到:
8.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6
周总理
青蛙王子3
弟子规
盘点《金瓶梅》里的性描述
武则天与薛仁贵不为人知的一段历史
慈禧陵墓陪葬珍宝全揭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