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记你

不能忘记你

发表时间 :2016-12-01 17:13:52阅读量 :

一个人有的时候是会想入非非的……

譬如昨天吧。我和她并排坐在人民广场长椅上不期而遇。椅子是在一株垂柳的下面 。她默默无语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仰望着天空 ,那是个黄昏的时刻 ,也是最迷人的时光。金光像个顽皮的孩子在她的身上斑斑驳驳欢快地嬉戏 。她的脸颊缀饰着一种透明的夕阳红 。她用一块透明丝帕当作扇子轻轻地摇着 。我闻到阵阵清香沁入肺腑,不知是丝帕的香气还是柳树的馨香 。偶尔有风吹过,便觉痴情的柳枝悄悄拍打着我的脸 ,同时拍打着她的脸。我说,这几年你还好吗?我知道我这是无话找话  ,因她的脸已告诉我她不是还好 。她的脸上没有扑粉  ,紧闭的嘴唇没有涂红  ,眼圈周围的线条深深塌陷进去没有光彩 ,像暴风骤雨骤然凝聚起来的乌云密布。她没有回答 ,她把身子靠在椅背上 ,默默闭上了眼睛素面朝天,眼角露珠儿般莹洁的泪水 ,如银丝串珠汩汩涌出。醉人的夕阳裹挟着风儿吹起了她的长裙,我看见她黑色丝袜内修长的腿没有了先前的殷实 ,已今非昔比 。

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

她说 ,他对我很好 。

她说,我们一起拼搏。

她说 ,我们有了自己的公司  。

她说,我们有了许多雇员 。

她说 ,他在晚上回家的路上怎么说走就走了 。

她说 ,全怪那个该死的迎面而来的酒驾司机 。

她的手在颤抖  ,用丝帕擦试着眼泪 。夕阳是忧郁的 ,她的泪水一点点融化了我心中的那道防线。我把手搭在椅背上一寸寸向她挨近距离 。我慢慢地轻轻地触摸到她的脊背,感受到她的全身在颤抖 。我希望她把头伏在我的肩头悲戚的哭泣,诉说着她的不幸与心语 。我想说,我的肩头依然是你的港湾  ,一切的偶然也许是必然  ,错过的无法拾起 ,你的深情与无奈 ,或许是偶然与必然的结局。但这决不是宿命论 。

可我选择了沉默  。沉默的思绪沿着金色的小路,向不远处那片不着边际的柳树林移去 。我想在那里给她寻找一块安放悲伤的地方  。我头上的柳枝随风拂动,一颗颗翠绿的嫩芽趴在枝条上 ,像朴实无华的少女羞答答的摇摆着杨柳细腰 。我把一枝稍粗的柳条折下来 ,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剪刀 ,三剪两剪,剪成了一个柳笛 。我放在嘴里 ,用力一吹,柳笛声声向她飘去。她泪眼婆娑抬头向我望过来 ,瞳孔里现出一丝欣喜 。

我走过去坐得挨她更近 。我笑笑说 ,我还欠你500元钱。

她的嘴唇绽出一丝笑意 。她说 ,今生今世连本带息加倍偿还,决不再姑息 。

那是我们在寄宿学校,我读初二她读初一。晚上 ,我们几个男生顺着一楼厕所窗户偷看女生洗澡 。也许我的体重 ,下面几个男生托着我的腿与屁股吃力把我举起  。我扒着窗台伸长脖子怎么也看不到朦朦胧胧窗帘的缝隙  。我着急 ,连连悄声说 ,使劲,再举高点  。天哪 ,我看见了窈窕淑女洗浴的背影 ,肌体嫩滑,美白如玉,曲线优美 。我看呆了,我傻傻凝视。那几个坏小子不知是谁用力过猛 ,“噗”地放了一个响屁 。惊动了她 。她立刻用浴巾裹紧玉体 ,掀开窗帘一角向外观看  ,正与我四目相对面面相觑。坏小子们一声不好,撒手把我重重扔在地上,两条兔子腿跑得飞快,撒丫子无影无迹 。我双腿摔得像患了小儿麻痹,没有一丝跑得力气。

后果可想而知 ,我交了检讨书 ,我纪了大过 ,我被罚款500元 。可我根本没有经济实力 ,我不敢告诉父母,我明白父母知道后的严重性 。

她说 ,算了吧 ,我不追究了。

我对她很感激,私下对她说 ,我对你负责 ,长大后我娶你 。

可现在她不是我的妻 ,只作为初恋的甜蜜存在心里。

她含情脉脉盯住我似在告诉我 ,她要找回失落多年的梦 ,拾起失落多年的爱情 。她心中的那盏灯是为我准备的,我随时可以拉亮它  。

我把柳笛含在嘴里,吹奏出悠扬柳笛曲 ,就是她最喜爱的《甜蜜蜜》 。

她问 ,柳笛是你的定情之物 ?你就是用柳笛把你的妻子吹进你的新房里 ?

我答 ,不是《甜蜜蜜》,是锅碗瓢勺交响曲 。

夕阳的余晖柔和的笼罩着长椅 。长椅上她吹柳笛的样子是那样美丽。我仿佛看到她学时一蹦一跳吹着柳笛的稚气 。我绕到她的身后 ,我趴下身躯 ,我闻到了她黑发的幽香 ,我莫名其妙想轻轻吻下去,更想……多年的梦想,现在有了多么好的机会,女人苦闷时,是进入她心灵的最好时机!我在设想着下一步 ,是去“梦中花园” ?不 ,那里离市中心太近了;要不 ,去“金色维也纳”,也不行,那里有我哥们儿华仔 ,那人嘴极烂……突然 ,一个声音从天而降:老公我回来啦!仿佛一个爆雷,一下把我打蒙  。我感觉就象闻到咖啡的香味,可杯子端在别人手里并冒着浓浓的热气 ,可望而不可及  。

妻子从对面跑过来 ,刚才去买奶茶,笑嘻嘻满脸憨态可掬,手里端着两杯珍珠奶茶 ,一杯已喝掉一半 ,一杯未曾开启。但妻子看到她马上改口说 ,这杯是她的  ,没你的份儿 。我来不及给她俩介绍 ,我没有找到合适的语句,我不知道以后能否与她保持联系 。突然 ,妻子向上微翘的嘴角骤然向下弯曲收敛起笑意,手停在半空里  ,两眼吃惊地直怔怔地瞅着她的手里 。她手里透明的丝帕紧紧珍藏着我给她的那支翠绿的柳笛……

下一篇 :婚姻是什么 上一篇  :术,心还是很疼
小技巧:使用键盘键可以快速翻页浏览哦 :-)

热点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