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戴安·克鲁格

戴安·克鲁格

发布时间 :2017-09-28 14:51:19阅读:

  温润得如同一声梦呓,涤荡出古色古香的江南水乡 。守望千年,白塔湖   ,就这样静默在风尘里  ,落满岁月的沧桑  ,看时光在渔火中斑驳 。

  水是湖的精气神 。白塔湖的水 ,总是泛着几分油油的碧色 。倒不全是因为四面青山的翠染 ,这绿 ,更多的 ,来自湖底。松软的泥土上荡漾着一层茸茸的水藻 ,一阵风过  ,涟漪就会撩拨起醉人的绿意 ,让你的心也随之柔和轻盈开去 。每当晨光熹微 ,雾渐散去 ,早起的白鹭点过湖面  ,偶有几头耕牛在远处眺望满眼的苍绿 。如是迷蒙雨日 ,亦早有渔民戴笠披蓑 ,撑起一支长篙 ,慢悠悠地穿行于白塔湖面,互相吆喝着撑开一天的生活 。

  在白塔湖 ,船是很多人家都有的 。这些船 ,有的停靠在岸边 ,有的漂荡在湖中。记得水流转角的地方有一个小湾 ,上面泊了一只年份久远的白漆木舟。据说,曾有一个村人独自驾了这只木船去了远处  ,见到了繁华,却也遭遇了落败,但最终还是选择泊回原地,安心地经营起自己的“湖上人家” 。我喜欢在晴天,看着阳光在密枝间翻滚着坠落 ,在船上形成各种形状不规则的碎斑,似乎觉得漫漫岁月 ,在风动,抑或心动之中,亦在波澜起伏着。而那根不知是谁系上的绳索总是轻挽浮舟将随流水远行的脚步。一来一回的舟影  ,一张一弛的绳子 ,仿佛在诉说着上岸者在风雨渐密之后的隐退与豁然 。年岁渐长  ,那些曾出现在不同时空中的意象逐渐糅合在一起,化作湖边紫薇花上迷蒙的絮语,最终沉浸于轻柔而又清澈的白塔湖水中。

  彼岸的对面是此岸,曾经的旧日时光会在行走时逐渐清晰起来 。岸边那片显得有些空旷的打谷场上,竹编大席已被收走  ,啄食余粒的麻雀机警地高飞到不远处的电线杆上 ,发出一阵甚为喧嚣的鸣叫 。一个男孩,正将手中的碎石砸向姑姑家的那棵石榴树。果真,一个青石榴坠地 ,随即,庭院里传出一声叫骂 ,男孩吐着舌头连忙逃走 ,在灰白地面上扬起一缕尘灰 。

  漫无目的行走在湖上人家  ,沿着寂寞的青石板路 ,走进一段似水年华的旧时光 。江南小村,真是一种奇怪的存在 ,在这里,你总能够看到时代留下的古老印迹 ,和谐地包容着外界的各种冲击 。两层的旧式小楼外锃亮的铝合金大蒸炉在清冷的空气中吐着白白的热气,煤饼炉烘烤之处沾染了些许黑色 。年轻的媳妇急忙地冲出屋外 ,揭盖 、端菜冲回屋里;而坐在旧竹板凳上的老婆婆瞥了一眼架在墙角的电视机,继续戴上老花镜眯起眼织毛衣;一边是卖玩具的婆婆刚欲提早关门,另一边顽皮孩童就扯着母亲的围裙 ,嚷嚷着要买这买那。

  村落的一角,有一家剃头店 。店前那棵长在小院中的白皮树,佝偻的枝干上爬满了碧绿的苔藓  ,偶有鸟儿停息在树上叫唤几声  。这家剃头店在这儿很多年了 ,里面的物件早已陈旧,一张仅有两面镜子的宽大木桌 ,已不复当年光华,老旧的条台上陈列着各式的剪发工具  ,而客人坐的皮椅也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儿时经常要搬个小板凳坐在上面才可以剪头 ,每次剪完以后都得擦一擦那个有奇异香味的止痒粉 ,抹在脖颈上,带着些清凉的感觉 。此刻 ,店内 ,妇人正费力地把水壶中的热水灌进事先吊好的桶里,然后拧开龙头 ,伸手试过水温,开始给客人冲洗 ,她的丈夫则坐在店前的板凳上不断打着哈欠 。最朴素的生活里总有一种平实的存在,安安稳稳的 ,是尘世里最平和的风景  。

  湖上人家的生活,醇厚,悠远。在闲散中露出一点恬淡,在恬淡中又透着一丝惬意  。抛却了都市朝九晚五的匆忙  ,远离了尘世纷繁的喧闹 ,就如这湖上的晚风,缥缈着一种清适自得的渔家气息  。

  心突然安静了下来 ,这就是水乡 ,你可以细心体会出时代留下的盘根错节的痕迹。驳杂、细碎 ,却又丰富  、深邃 ,但最终都归于无上宁静。

  岁月缓缓流淌 ,白塔湖里的旧时光氤氲着生命的醇香 ,每一个从白塔湖里走出来的人对它总萦绕着一种别样的情愫 。这方丰腴灵动的水土赋予了家乡人多情明净的心性。也许在遥远的将来 ,厌倦了都市的喧嚣嘈杂,某个静谧的夜晚,我们会想起湖上的悠悠时光,追念那段江南水乡特有的岁月流年 。

  【作者:朱麒添】

  • 上一篇:38度的故乡 作文550字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