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情感语录 > 名家 > 名人故事 > 正文
中国工程院新增67位院士_四川万通化工装饰建材厂
发布时间:17-06-07  编辑:QG16.COM  标签: 春风  点击:

 那一年的江南,春风十里不及你眼中的波光流转,那一年的细雨 ,淹没了钱塘春堤,却抹不去你在我心中留下的惊鸿一瞥 。

  01

  尺素 ,是莫白为自己取得艺名。她父亲姓莫 ,是音乐学院的一名教授 。母亲姓白 ,是青衣里的翘楚。两个如此强大的基因 ,却组合出了莫白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孩子 。

  莫白非但不出色 ,反而像她的名字那样,又墨迹又小白  。

  三岁时 ,母亲教她唱戏 ,她甩开大嗓门干嚎。刚一张口 ,就害得邻居有心脏病奶奶的孙子找上门求饶。等母亲红着脸把人送出门,她就跟外公哈哈大笑 ,就连声乐出身的父亲都忍俊不禁 。

  戏曲 、声乐都不行 ,好歹学样乐器吧!结果四岁的她,就被送去学钢琴。可是不到一周,就被老师好声好气地劝退了  。原因是 ,她一上课就瞌睡 ,推都推不醒  。等到下课铃响,她立马就醒 ,你说气人不 ?可是 ,莫白自己还挺委屈。她说一听老师的声音 ,就想瞌睡。

  后来  ,莫白就跟妈妈走马灯一样 ,先后去学了画画 、书法 、舞蹈 ,居然没有一样叫人省心 ,更别说围棋这样高智商的博弈了。为此 ,莫白的父母简直愁白了头 。

  还是外公乐观 ,他呵呵一笑说:“也别叹气嘛  ?我看莫莫这孩子嗓门大 ,肺活量应该不差,不如学唢呐吧 ?”

  于是 ,文文气气的莫白 ,就跟着外公去拜见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民间唢呐大师 。没想到 ,这一试  ,莫白居然成了老人最喜爱的关门弟子。

  自从跟着师父学唢呐,莫白倒是非常用心 。因为唢呐是她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一件玩具 。是的,在她小小的心里 ,吹唢呐就像跟小朋友炫耀漂亮的哨子一样 。可以获得更多小朋友的崇拜 ,以及玩过家家时候可以做新娘 。就这样,她从五岁一直吹到了15岁 。

  十五岁那年 ,莫白跟随师父到萧山参加民间艺术交流会。说是交流会 ,实际上是业界不可明说的秘密  。大家都牟足了劲,在萧山一个老剧院的舞台上,一争高下 。当然,也会推荐一些有潜力的后辈出来 ,以示自己门派的强大生命力 。

  莫白作为师父年龄最小 ,天分最高的弟子 ,独自参演了传统曲目《百鸟朝凤》。

  身着传统中国红盘扣绣花对襟 ,扎两只冲天小辫的莫白 。水灵灵的大眼睛,和一鼓一鼓的腮帮子 。喜庆俏皮的扮相  ,以及极具天分的演奏 ,不仅赢得了雷动全场的掌声 。还让老师父也赚足了脸 ,被夸得满面红光 。

  而此刻下了舞台的莫白,早已溜到了剧院的后面。

  剧院后面有一个漂亮的花园 ,清幽静谧。一直在北方生活的莫白,从来没有见过南方的秀丽  ,曲婉的小桥流水 ,清丽的江南美景 ,都让她啧啧称奇 。一路走,一路赞 。

  林子的深处有一块空地,莫白急走几步  ,发现有人正在练功  。长长的水袖上下舞动,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下子就把莫白吸引了 。

  少年的眉宇间一股清冷自然溢出,待看到墨白呆呆的模样 ,他展颜一笑 ,像一缕清新的山风,带着扑面而来的水汽。一下子让大大咧咧的莫白羞赧起来.

  “我认识你 ,你就是徐老最小的弟子 ,常听我师父提起。”少年笑吟吟的样子,浴在水暖交色的暮光里  ,让莫白的心无端地狂跳 。

  “我怎么不认识你 ?你是唱青衣的?”

  “不是,我是学舞蹈 ,民族舞 。”顿了一下  ,少年笑着戳戳她的腮帮 :“你吹唢呐的样子很可爱,一鼓一鼓的  ,像只青蛙!”

  莫白气得横眉冷对 ,当即就黑了脸,气哼哼地扭头不吭气。

  少年依旧笑吟吟 ,说:“快到我上场了 ,要不要一起回去 ?”

  一刻也不得闲的莫白 ,终于也能安生坐下来了 。舞台上 ,那个少年表演的是《霸王别姬》,长长的白色绸缎交缠难解 ,凄婉 、缠绵  ,和着弹古筝幽咽的曲子 ,凝成了白宣纸上如烟似雾的水墨丹青。

  02

  “原来 ,你叫锦书,这么怪的姓 ?”莫白一面埋头茶干煲鹅掌 ,一面小声嘀咕。

  “呆啦!那是艺名 。跟我的艺名蝶衣一样!”给锦书同台演出 ,谈古筝的少女回答  。然后  ,她快言快语地问 :“莫白,你的名字不会是真名吧  ?”说话丢下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像早晨邮递员投递时按下的车铃。

  “蝶衣!”看到莫白不悦的神色  ,锦书赶紧补充:“莫白很好听,非常有意境。像画画时的留白  ,让人回味无穷 。而且  ,你的唢呐吹得很好 ,又喜庆又有活力!”

  莫白喜滋滋地问:“真的吗?好多人都会问我为什么学唢呐  ,太汉子了 。连师兄们都嘲笑我嫁不出去!”

  锦书眉眼一展 ,像清风吹走了莫白心头的乌云  :“那是他们妒忌 ,不怕,大不了,等你长大 ,我来娶你!将来你吹唢呐我伴舞。不过 ,听起来好惊悚 ,不然你改吹洞箫好了!”然后 ,他顿了一下,神色忽然低沉:“开个玩笑 ,做你喜欢的事就好 ,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说得再好,你自己不喜欢,又有什么意思!”

  03

  “锦书”原来他的艺名叫锦书  ,一点也不像自己的名字——莫白。一听就没有韵味,寡淡 。不行,得给自己取个好听又响亮的艺名 。这样等下次见面,一定让他第一时间记住我 。

  萧山之行 ,让莫白心里丢了一颗种子  ,慢慢发芽 ,长出了思念的滋味。

  第一次,生性惫懒的莫白 ,主动找到母亲 ,说自己要改学洞箫 ,不想再学唢呐 。看起来跟个女汉子一样 ,一点也不美。这让莫教授夫妇喜出望外,连呼祖上冒青烟 ,终于让榆木疙瘩莫白开窍了  。

  为了防止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老莫干脆把她丢给音乐学院最严厉的老师。除此之外 ,她还常常跟着妈妈吊嗓子,学青衣 。专注起来 ,倒也学得像模像样  。

  后来,她在老莫的书房翻箱倒柜了一阵,终于在一个晚饭时候,郑重其事地宣布了一个重大问题:“从今以后 ,我就有艺名了,以后请叫我‘尺素!’”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外公胡子一翘一翘 ,当即支持把它书写了下来 ,挂进她的房间里珍藏。

  隔了两年,莫白到萧山参加演出 ,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蝶衣 。只是蝶衣的搭档换了一个人。莫白很诧异 ,蝶衣不在乎地快言快语:“锦书哥哥其实不喜欢跳舞 ,他喜欢表演 ,那次之后,他就一个人跑到北京,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 。”

  接下来蝶衣说了什么 ,莫白根本不记得自己如何回答 ,说了些什么 。只是被这个消息惊得已经三魂没了六魄 。

  04

  接到做演员师姐的电话 ,莫白第一时间赶到她所在的剧组。那是刚上大一时 ,她怀着一个不可言说的秘密常到北影溜达 ,偶然认识这位学生时期的师姐,两人一见如故 。后来  ,莫白跟这位师姐诉说了心事,只不过提了锦书的名字,却没有见过他本人 。因为那时 ,锦书已经常常演戏 ,不在学校了。

  莫白的任务是客串一下替身演员。这是一部古装爱情剧 ,因为剧情的需要 ,她要穿上敌国公主的衣服 ,在孤风岭跟复国王子离别。

  见到扮演王子的那一瞬,莫白的心忽然剧烈地悸动起来 。原来这个人正是几年前的锦书 ,只不过眉宇间的清冷愈发浓郁了  。

  锦书显然也认出了莫白 ,欣喜地说:“莫莫  ,原来是你啊!我说谁的名字跟我这么像 ,你不吹唢呐了 ?”

  莫白已经多年不提自己学唢呐的事 ,结果锦书这么一喊 ,很多演员都好奇 ,她这么一娇滴滴的小姑娘 ,居然学过那么彪悍的乐器 。甚至连导演和制片也过来打趣 。

  她顶着红扑扑的脸蛋 ,满腔的思念 ,全都化作唇边一句云淡风轻的回答 :“嗯!后来我改学了洞箫 ,气得师父到现在都不见我!”

  听到这个,锦书清冷的眉宇,展出山风般清冷的笑  :“可以想象,最得意的弟子 ,居然半道跑了,不气你才怪!”

  在孤风岭上,莫白一袭华衣 ,送心爱的王子离开 。在他的请求下 ,吹起了最后一曲《凤凰台上忆吹箫》。曲声幽咽 ,低沉 ,吹得故事外的人也眼泪潸潸、愁肠百结,直吹得王子洒下一席不舍决绝的眼泪 。

  本来剧中是没有两人拥抱的戏码  ,可是 ,吹完曲子,在听到王子一句珍重后 ,莫白不受控制地上前拥抱了锦书  ,而锦书也情之所至  ,双臂的力度让莫白都感受出了外溢的情绪 。然后  ,跃马长啸而去 。

  那场戏里 ,公主目送心爱的王子离开 ,莫白也觉得与锦书这一别,也是山高路遥 ,从此萧郎是路人了 。因为  ,她在剧组也风闻了一些他的事  。

  他乡遇故知 ,下了戏,锦书邀莫白去赏红叶。傍晚时分 ,正是游人稀少的时候 ,秋露的湿气渐渐浓重起来 ,她们拾阶而上 ,无关风月地说着分开后的事情,满山的红叶静静地聆听,秋虫也躲了起来 ,害怕惊了她们那场镜花水月的情事 。

  临下山时 ,莫白一个趔趄  ,锦书急忙伸手拉住 ,顺势将她拦在怀里  。

  “分别后 ,我满心期待的等你长大。没想到 ,你长大了,我却身不由己  。”锦书清冷的嗓音在空幽的山林里也染上了夜的悲凉。

  “为了接近你  ,我翻遍了经书  ,为自己取了‘尺素’的名字;为了接近你,我义无反顾,顶着师父的气急败坏 ,依然改学了洞箫;为了来北京,北影落榜后 ,我咬牙复读只为考进北京 ,原来  ,这一切也不过是我的痴梦 ,一场无关风月的镜花水月……”

  莫白哽咽的声音 ,缓缓地 ,满腹愁绪地流淌着 。她知道 ,锦书清高孤傲,暗恋他的女孩频频施压 ,毕业后 ,接不到像样的作品 ,只能沦为跑龙套。为了争取这部戏 ,锦书无奈对那女孩屈服,登记结了婚,因为她的父亲是位名导。

  那晚,莫白回到学校 ,删除了关于锦书的一切  。毕业后 ,她回到了家乡,继承了母亲的衣钵 。

  这时 ,她才知道 ,每一个青衣背后都藏着一段凄美的爱情 。她沉沦在每一个青衣的故事,演绎着每一个青衣背后的自己 。慢慢地 ,居然成了青衣里的出色的青年演员  ,多次拿下了戏曲梅花奖。

  多年后 ,当幽雅娴静的莫白走进一档节目录制现场,看见当年如松般清冷的少年 ,沉淀了一身的儒雅和温润的月色。她笑吟吟地开口 :“锦书哥哥 ,自孤风岭一别,别来无恙啊!”

  后记

  那么爱他 ,追着他的影子  ,寻着他的脚步,总是让自己快些,再快些,再靠近他一些 ,原来  ,却不过一场镜花水月 ,有些爱注定没有结果 ,有些爱注定可望不可及。就像《半生缘》里的顾曼帧,也如古瓷上的无名诗“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的低吟浅唱。 

↑↑↑返 回 顶 部↑↑↑

情感语录 | 情感故事 | 人生感悟 | 名人名言 | 经典语录 | 情感口述 | 励志名言 |
Copyright 2013-2017 QG16.COM 情感语录 [ http://www.qg16.com ] All Right Reserved [鲁ICP备14019255号]